啊 就这么 掉进刀剑乱舞坑了_(:з」∠)_
有很多想法 但没能力写_(:з」∠)_

【坑】樱花绽放之时4(暗黑本丸,all婶,囚主)【灵力压制企划】

【四】

审神者现在已经醒来了。

……

她正在透过窗户,盯着外边一望无际的蓝天,正在……也不是在想什么特别的事情,准确地说,她在发呆。

半个时辰前,她睡了个自然醒,腰不酸腿不疼没有做噩梦,也没有奇葩到像是喝醉的醉鬼醒后什么事都不记得。

  她挺起上半身,环顾了四周,只是一件普通的和室,几十张榻榻米之大,呈矩形的规格,她睡在中央,空旷的房间除了她一床褥被便没有其他任何装饰,这的确让人觉得有些诡异,不过阳光从纸门透过,光影从后背投射,它们很好地柔和了和室的氛围——她甚至觉得有种温馨的感觉——这大概是本丸的某处,她第一次懊悔自家本丸怎会如此之大,她居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这算不算一种在自己家迷路的土豪感?
  
  她打量完四周,才迟钝地发现自己居然换上睡衣了,居然还很合身!等等不对这不是重点啊!
  
  她在心里默念了句“卧槽妈了个香蕉”,然后才感到尴尬和脸红——毕竟这座本丸就她一个女的,就算是乱酱——更何况乱也是真真正正的男孩子啊,再者说一期怎么可能狠心让弟弟干活!

  处于极度凌乱状态的审神者并没有发现,她下意识把“帮自己更衣”一事当做和马当番,驷当番一样的粗活。
  
  审神者一边揉搓着自己从来没见过的浴衣的袖子,一边胡思乱想着。
  
  检查灵力是她醒来后干的第一件事,不出所料,已经枯竭。但她其实并不担心,因为灵力这种东西就如同她玩过的游戏的hp值,会随着时间而增加。不过恢复速度会因人而异。
  
  前提是她还是审神者的话。
  
  现在……该怎么办呢?

  审神者知道,她现在应该好好思考怎么逃跑,怎么夺回灵力,甚至怎么反击。
  
  她现在就宛如面对一道极其刁钻的数学难题,看不懂题目,没有思路,不知道如何下手。
  
  看不懂题目……那么为了弄懂,就应该实践吧。毕竟实践出真知!
  
  嘛,简单粗暴地说,婶婶她现在应该马上出去——随便逛逛,然后跟NPC对话。

  ……不过见到NPC应该聊什么呢?
  
  “嘿,我的小刀刀,你有没有参与把主人关在本丸的恶作剧呀?”

  她的脑海浮现大俱利古铜色的脸,没由来地感到一阵恶寒。
 
 “谁!来!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做!啊!!”她发泄似的,大喊着。
  
  ……诶?
  
  审神者现在整个脸都在发青,因为刚才的胡思乱想完全忘记自己现在应该属于危险之中了。所以她刚才不假思索就大喊大叫!这就是向全本丸宣布,她醒来了吗!
  
  审神者猛地一个鲤鱼跳龙门,“嗦”地一声窜起。急急忙忙地想要打开纸门。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已经来了。

  她冒冒失失地撞进了他的怀中。
  
  “主……主人?!”加州清光惊讶的声音在她上方响起。
  
  她一边捂着吃痛的鼻子,因为身体不平衡,踉跄了几步,正要倒下时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扶住了肩膀。
  
  “啊!不好了dedu!主人被撞了desu!”未闻其人先闻狐狸的怪叫声。不用说,用一只狐狸代替说话的,正是鸣狐。
  
  审神者一边捂着被撞的鼻子,一边看着来者们。
  
  来者们皆已经单膝跪下。
  
  
  
  “啊啊,主人!真的对不起!没事吧,怪我不小心,居然没有察觉主人要出来——”
 
  被撞的是加州清光,他一脸担心地看着审神者,爱美的他意外地没有整理被她刚刚一撞而弄乱的衣服。傻乎乎地慌慌张张表达关心。
  
  她的初始刀山姥切国广在她的旁比较近的地方,看来正是他及时扶住了踉跄的自己。随后立即抽回了手臂,仿佛触到通红的煤炭似的。然后就退了几步朝她单膝下跪,脸庞被遮住,看不清表情。
  
  大和守安定则责怪地看了一眼清光。双手已经抓住了系在腰上的本体刀。
  
  审神者见壮,连忙摆摆手:“好了好了,说了多少次了,不需要这些繁杂的礼仪,快起身吧!噢,清光你别担心,我没事的——还有安定你又忘记君子动口不动手的训戒了吗!”
  
  听到命令,四把刀便起身,挺直腰椎,恢复了平日潇洒帅气的模样。
  
  安定看着审神者十分精神的样子,确定主人没有什么大碍,放松了下来,不过嘴里嘟囔着:“为什么主人总是惯着清光那家伙……”
  
  “主人!您清醒了真是太好了!大家可担心主人了dedu!”鸣狐拍了拍肩上小狐狸的头。“主人已经睡了整整三天了!”
  
  “三……三天?!”审神者吓了一跳,她以为自己才睡了一个晚上呢,没想到居然过了整整三天了。
  
  “既然主人已经醒了,就快点去通知大家吧,主人您先去太平间——主人?莫西莫西?您在听吗?”清光凑近正在发呆的审神者,后者因为眼前被突然放大的清秀帅气的脸吓了一跳。
  
  “……啊?什什么?”审神者的思绪早已不在此地,她现在大脑已经糊成了一锅粥。

  在一旁早就不安定的安定双手抱胸,说道,“清光,主人已经沉眠了三天了,怎么有体力面对大家?”
  
  “不好!我居然没有考虑到这点,是呢,主人已经睡了三天了……应该先叫光宗先生开膳食。不过……”

  “光宗先生还在远征中desu。”小狐狸
及时接话并补充一句,“还有两个时辰才能返回。”
  
  “原来光宗先生不在这吗……”安定右手捏着下颚,眉头紧缩,“青江先生呢?”
  
  “青江先生锄地內番中。”小狐狸似乎很擅长说一些令人扫兴的话,虽然说他说的是实话。
  
  “还有谁会料理吗?”安定一边暗下决心等这次光宗先生回来后向他请教料理一事,一边思索着这座本丸还有谁的厨艺过得去,每把刀的名字像过电影一样一个个的浮现。
  
  “我会包饭团。”
  
  “你除了爱美会打扮,原来还会包饭团啊。”
  
  “你除了会拔刀,什么也不会了啊,安定君。”
  
  “你说什——”
  
  加州清光警惕地看着大和守安定,手将要摸上自己的本体刀。
  
  鸣狐肩上的小狐狸简直接话小能手,噢准确来说,鸣狐是接话小能手,一句话就把将要爆发的安定火山给熄灭了,“噢,对了desu,一期会熬粥。”
  
  清光听到此话,细长有神的眼睛也不由地瞪大,恍然大悟道,“不好!我们忘记通知一期殿下了!主人醒来的事他应该最先知道!”
  
  “请问一期殿下在哪?”安定看向鸣狐。
  
  “一期现在在那间和室!”鸣狐肩上的小狐狸叫着。“通知他过来吧。”
  
  “那先让主人……。”
  
  这时,一直争吵不断的清光和安定,以及负责助攻的鸣狐终于注意到在旁边一直想隐藏自己存在感的审神者。
  
  审神者其实早就清醒过来了,但是看了面前的情况,决定默不作声,看似发呆良久,实则仔细听着清光三刀的对话。
 
  不过大概是太认真听了,反而被突如其来的视线吓了一跳,就像是一直隐藏在暗处,突然被拉到舞台中央,所有灼灼逼人的视线投射过来,让审神者不由得怔住了。
  
  “久等了!主人!我们这就去通知一期殿下为您熬粥,请您进屋继续休息吧!”安定微笑道。
  
  “嗯……嗯……额,不对不对!”审神者努力消化了下安定的话语,暗叹不好,立即连连摆手
  
  “怎么了,主上大人?”鸣狐和小狐狸都注视着她。
  
  因为差点被忽悠了。
  
  大概是刚才偷听对话之时,大家正常得如同往常的语气与态度,让她差点忘记了自己其实处于危险之中。
 
  其实审神者不确定去“那间和室”事情是否会有转机。但她明白,一旦陷入被动她就再也回不去了。
  
  而且得知她睡了整整三天,心里早就焦虑不安,满脑子都是父母的事,学校的事,朋友的事——总之,实话说,现在她没有一点不如干脆安分守己,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情。
  
  “恩……怎么说呢……就是……我刚起来,身体都僵化了,想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审神者说完,暗暗在心里给自己竖起大拇指,借口完美!
  
  “所以我自己去找一期,也可以顺便走走路。”审神者温和地道,摆出人畜无害,和蔼的笑脸,“那间和室是……?”
  
  意外地,听到这句话的清光,安定便面面相觑,似乎有什么难言之欲。然后清光看向鸣狐,鸣狐沉思了一会儿,撇头与前者四目相对。而后小弧度的摇了摇头。
  
  这一系列动作审神者都看在眼里。
  反对吗?审神者感到心脏一跳。
  
  “……主人……”清光犹豫地开口。
  
  然而下一秒被审神者打断了。
  
  “诶呀,小清光~不觉得今天天气很好吗?”
  
  “恩?……是,是噢。”
  
  “感觉到处走走,是件挺不错的事情啊。”
  
  “但是……主人——”
  
  “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审神者斩钉截铁地说道,隐隐带有命令式的语气,而后她看向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刀,“被被,请带我去那间和室,好吗?”
  
  山姥切国广收起抬头赏花的目光,突然被点到名字,令他十分惊讶,“我……我吗?身为仿品的我……?”
  
  “首先,被被不是仿品哦。其次——”她主动上前,一把抓着山姥切国广的袖子,硬拖着他往前,“那就先感谢被被为我指路咯!”
  
  清光和鸣狐在旁边也被审神者似乎不容阻止的一系列动作吓了一跳,只有安定迅速冷静下来,“主人!等……等下!”
  
  审神者当然听见了安定的喊声,但她也当然不会停下来,继续拽着似乎一脸不情愿的,嘴里嘟囔“明明是仿品。”的山姥切国广向走廊清光等刀来时的一边前进,一边夸张地向他们大大咧咧地摆手,嘴里喊着:“小清光!安定!鸣狐!时间还很长呢,明天或者后天我们再一起散步吧!”
  
  这句话仿佛有着定海神针的那种威力。
  
  很明显,已经有一段距离的远处的三把刀,已经被审神者死拽的山姥切听到这句话都微微一楞了。山姥切停止了反抗之意,仍有她拽着走;清光等刀则也没有继续跟上前,呆滞于原地。
  
  过了良久。
  
  清光回过神:“主人刚刚说什么?……明天或后天?……”
  
  “对啊……对啊……”安定囔囔道,“我们忘了,主人以后都会一直,一直都会在我们身边了……”
  
  “……嗯。”一声清冷的少年音,从鸣狐的面具下传出。随着不知从何处来的风,渐行渐远——如同悠长的长廊那头,审神者和山姥切国广的若隐若现的背影。
  
  鸣狐肩上的小狐狸的小眼睛盯了鸣狐一会,然后用自己的柔软的尾巴,轻轻扑打着他的脸庞。似乎在说:“兄弟,淡定,要淡定。”

——

  “被被,你真的知道哪间和室怎么走吗?”审神者边走边问。
  
“……恩。”
  
距离审神者随意说出那句让她肠子都悔青的承诺,已经过了十分钟了。十分钟的时间不短,他们已经左拐右拐,东窜西窜好多条路,这期间还是不是穿过据某把刀说是“近路”的和室。
  
  当时,审神者看着里面的和室,还质疑地看了一眼他,问:“近路?”
  
  某位有着常年把秀气俊美的脸隐藏起来的怪癖,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刀也与她四目相对——然后无视她的问题,并迅速撇过头,接着向里走。
  
  虽然只是相互对视了一瞬间,但审神者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山姥切微微脸红的,俊美的脸庞。审神者耸了耸肩膀,她的山姥切没变,依旧是那把害羞自卑的刀。继续有幸看到他害羞的样子,就暂时原谅他无视她的问题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
  
  她的本丸——有这么大吗?有这么长得离谱的长廊吗?有大得装下一间又一间和室的房子吗?
  
  虽然觉得自家的初始刀十有八九不会回答她的问题,但她还是决定问一问,“山姥切啊我问你……”
  
  忽地,山姥切国广停下原本就为了照顾审神者而特地放慢的步伐。转身,面对着她,而后单膝跪下,头上白布把他的表情隐藏,他清冷的嗓音此时带着些许恭敬:“主人,请讲。”
  
  这……不是什么严肃的话题不需要这种礼仪吧?难道她刚才的语气不自觉用了命令式?噢……对了,她好像刚刚称呼他为“山姥切”,而不是“被被”,所以让他感觉到紧张吧。
  
  “额……被被啊,这……本丸怎么会这么大啊?”山姥切国广是她的初始刀,本丸之初,只有她与他在此地,见证这个本丸如何日益壮大,恢复生息,除了她之外,山姥切国广是最了解的刀了。
  
  “主人,您不在的时候,一期殿下扩建的。”
  
  “什么?没经过我同意吗?”
  
  “……主人,您不在的期间,本丸其实多了很多把备用刀……一期殿下本想等您回来协商扩建,但您……很久很久没有回来,万般无奈,一期殿下只好挪用本丸公款扩建本丸。”
  
  “……噢……原来我不在的时候还发生这样的事情啊……感觉不仅宅子变大了吧……”
  
  “是的。还扩建了七间决斗场,二十二间马厩,六间手入室……还有两个澡堂以及各种装饰品。”
  
  “居然多了这么多东西?”
  
  “……是的。”
  
  “花了多少小判?”不过看现在这样大家似乎衣食无忧,刀剑都保存得很好的样子,而且又有博多这位超级能赚钱的小朋友——现在本丸的财富应该是很大一笔吧。
  
  本以为会听到一个天文数字,但没想却得到了一个意外的回答。
  
  “……对不起,我没有资格查阅。”
  
  啊……是啊……
  
  审神者突然想起来,她的初始刀已经很久没在“近侍”这个位置呆过了。
  
  “没想到”
  
  
 【坑】樱花绽放之时5 短刀篇 可爱的新娘(暗黑本丸,all婶,囚主)【灵力压制企划】

 http://luolaoshidabenming.lofter.com/post/1d598a47_b3a420c

评论(1)
热度(39)

© 喜欢挖坑然后就没有然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