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就这么 掉进刀剑乱舞坑了_(:з」∠)_
有很多想法 但没能力写_(:з」∠)_

【坑】樱花绽放之时2(暗黑本丸,all婶,囚主)【灵力压制企划】

【二】
  
审神者站在通向现世必经的茵茵大道上,前方不远处就是隔绝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的大木门。它此时禁闭着,等待有有强大灵力的人将它推开。

审神者现在很不好。
  
她前进的脚步因面前一群少年而被迫停下了。

审神者十分了解每一位刀剑男士的属性,刚才她逃走时,调动了不少灵力加持自己的速度,将速度提高到就算本丸性能最卓越的短刀也追赶不上的地步。

但她显然低估刀剑男士想把她留下的执念了。

面前的少年们正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有些刀的脸上还出现了因为极度缺氧而有的红晕,乳酸充斥着他们的肌肉,看来他们刚才真的是用尽全身力气在追赶。少年们的头发在疾驰中被吹得乱糟糟的,甚至有的刀的头上还粘着绿叶与树枝木屑。审神者还注意到,几乎每把刀的衣服上,手脚上,脸上多多少少有被尖的树枝刮过的血痕。

看来他们为了追上她,直接直径从本丸的小森林穿过。

天啊……他们在干什么……摆出这个姿态特地让她难过吗?

审神者愠怒又无奈。

她差点想伸出温暖的双手了。

然后扶过他们的伤口,为他们手入。

但理智将她悬崖勒马,像一尊明晃晃的大钟敲醒了她的此时不该有善良。

——现在,最要紧的事,是赶快回去!回去后再来弄明白为什么她的近侍突然有审神者一般的灵力与审神者特有的能力。还有为什么她的刀剑男士突然不听自己的命令。

希望这一切都是政府莫名其妙的,无聊的新活动吧。她心里喃喃道。

她看了一眼短刀们——少年们还在缓着劲,但眼神紧紧的跟随审神者的一举一动。

对不起了,我的小天使们,我该走了。

她收回目光,一边用薄如淡烟的音量说着,再见了。一边毫不留情地向着大门迈步。

短刀们的瞳孔瞬间缩小,似乎看到什么令他们十分恐惧的事情。

又要被抛弃了。

她又要走了。

她要走了!

主人要走了!!

“请——请不要走!……”

他们拖着尚未有知觉的身躯,突然有谁冲了上去——

审神者感觉有刀抱住了她。橙黄色的头发的光突然闯入她的眼眸,阻挡了她前进的脚步。

“……别走……别走……”

她低下头,乱藤四郎死死地拥抱着她,生怕她下一秒就会从怀中挣脱逃走。他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别走两个字,每一次都回响在审神者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审神者神经一断,把刚才才下定的决心阻挡在记忆的灰暗区,她失神地看着抱着自己的少年。下意识伸出双手想要抚摸他的头发。

下一秒,她便被短刀们围困住了。

乱,秋田,今剑在前面拥着她;审神者的左手腕被药研扣住,右手被厚君紧握;双子和国俊在后面抱着她。她顿时被牵制住,要挣脱开,势必会误伤到短刀们。

“等等——你们——”

“主人您不愿跟我们玩了吗……”一向开朗的国俊露出十分难过的表情,“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呜……主人……请不要抛弃我们啊……”五虎退抱着老虎,眼神不敢直视审神者,他秀气稚嫩的脸撇向一边,呢喃道。仿佛就像只被抛弃的小兔子般。

被抛弃的小兔子……?

“你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审神者刚才断路已久的大脑再次连接,重新运作起来。“主人我没有抛弃你们噢?”

……

“……讨厌您。”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小夜突然说到。说完话把脸撇向一边。像是逃避审神者投来的惊讶的目光。
  
他的话语宛如一枚石子被投进如镜般的湖面,惊起滔天巨浪,让审神者的内心翻江倒海。

啊?

等等!!小小小小小夜?

她刚才听到了什么?她没听错吧?
  
她一头雾水,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小夜?”
  
小夜他们是误会自己会抛弃他们吗?
  
这误会可大了啊!
  
审神者显然被吓坏了,说话也开始磕磕巴巴,尴尬地企图解释着什么。
  
“我——我——只不过回去吃个饭而已啊。啊,对啊,我吃饭很快的!”
  
“大概二十分钟,不不不,也许十分钟……”
  
“然后我就洗个澡,恩,对,对啊,我洗澡也是很快的——”
  
“之后,之后,大概写会儿作业?恩,大概,也很快……”
  
或许是看着听她胡说八道的解释的短刀们那认真的目光,审神者现在又心虚又心慌。
  
越说,审神者越语无伦次,大脑空白,词汇匮乏得只有不断反复“快”字。她的声音越来越小,逐渐小得跟蚊子扑打翅膀那样。
  
因为这时候她才意识到,今天她玩刀剑乱舞已经很久了。若要完成学校布置的作业,今晚十有八九要加班加点。
  
她,今晚的的确确没有时间再回本丸了。

尽管她明白她在骗他们,但现在的形势下,审神者自然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她现在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今晚还会再回来一次的,真的,我保证。啊,跟你们带上次带过的那种巧克力,好吗?”

审神者单纯的以为,若是她做出保证的话,少年们就会放她回去。但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刚才她磕磕巴巴的解释似乎很有效果,尴尬紧张的气氛略有缓解。但她刚刚没经过脑子,画蛇添足地多嘴了一句,让平静的空气再次波动了起来。

大家用很难过,很难过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呜呜……我讨厌……我讨厌说这句话的主人。”退抱着兄弟博多,像是对博多说,又像是对她说。博多拍了拍兄弟的背,没有说话,脸上挂着沮丧。原来博多也会关心“钱”以外的东西啊……

“……我们也是。”前田和平野语气闷闷的,审神者感受到,他们在死死地揪着自己的衣服,正向她传递着他们“不放开,我们不放开。”的心情。

“我……我……”审神者艰难地几个字。她不知道她该说什么,她不知道她该做什么。

药研在一旁对审神者说道:“大将,您上次带巧克力来已经是九个月之前的事情了。”

“……老实说,我们已经忘记巧克力,是什么味道了。”厚君补充道。顺便还回想了下,喃喃自语道:“……对啊,对啊,是什么味道呢……”

“是苦的。”乱默默的接话。

“诶——?原来过了这么久了吗?那这次刚好,我回去带点回来,让你们回忆起来,哈哈,哈哈,你们觉得如何呢?”

“主殿,您撒谎了。”

忽的,一个低沉浑厚的男声响起。吓得审神者顿时一阵鸡皮疙瘩。

审神者扭头。

她的四位大太刀男士在短刀们拖延的时间中,姗姗来迟。

“先放开她吧,主殿不想伤害你们。这样为难主殿,是不是太狡猾了呢?短刀阁下们。”石切丸一脸平静的说道。

“……”

少年们沉默,内心的小狡猾被看穿了,他们彼此面面相觑。药研第三次看向大太刀队伍,然后耸了耸肩膀,仿佛认输般说道:“好的,那就依石切丸阁下的建议了。”

于是,短刀们终于放开了审神者,很快都退到了一旁。

只留下审神者在风中凌乱。

诶??原来他们早就吃准自己舍不得动手吗?虽然此时此刻审神者内心感叹万千,但现在就算她再怎么愚蠢,心里也清楚的明白。她中招了,成功被拖延了时间。若是刚才能狠点心推开短刀们,她绝对能迅速全身而退。然而,她却没有这份狠心。所以现在,她不得不面对四位本丸战斗力最强联盟,她一直以来的得力伙伴们。

“主殿老是拿一招骗我们,我们好伤心呀,见不到主殿,酒都像白开水一样,”次郎大刀用手捂着心口,夸张地说着,“是不是啊,兄弟?”

太郎大刀回答:“恩。”

太郎大刀觉得,以前的主殿,身体小小的,但灵魂巨大无比,充溢的灵力经常围绕其身,让刀剑男士们不禁想靠近。他以有这么一位实力强大的主人感到高兴。而现在的主殿,身体小小的,灵魂也是小小的——但他并不为此感到失望,反而觉得这样的主人也挺不错的,至于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太郎自己也感觉莫名其妙。

“这一招?……什么意思?”

萤丸和次郎互看了一眼,都读出了对方的无奈之感,萤丸问道:“嗯嗯,就是主人您刚才说了您保证会回来这句话啦。”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审神者一脸迷茫。

……

……

……

“原来,原来主殿您根本没有在意过。”次郎用一种自嘲般苦涩的声音说道,“诶呀诶呀,我说呢,酒怎么会淡成那样。”

“……”太郎没有言语,却也皱着眉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审神者。

“什么意思……?”听次郎这句话,她恍惚觉得她就像被拖上断头台,眼看大刀就要落下,却仍不知自己犯了何罪的囚犯。

石切丸看着自己主人迷茫无辜的眼神,默默地叹了口气。

“主殿……您承诺承诺您很快就会回来已经多次了,然而您都会食言。”石切丸无奈地解释道,即使是守护神社千年的神刀,这次也压不住心中的愠怒,“莫非……主殿从来未曾在意过?”

“……”审神者没有说话,因为她真的不记得了,或许正如石切丸所说,她从来没有把承诺记在心上。然而为之相反的是,本丸的每一把刀剑男士把审神者说的每一句话都当做真理,并忠诚地执行。所以,他们一直在等待,等待着审神者或许随口承诺的“很快就回来”。

等待,等待,不断的等待。

等待着审神者踏入本丸的日子,却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来。

审神者的心被愧疚涂抹,以致她觉得从四面八方投来的注视都是如此的灼热,她撇过头,不敢直视任何一把刀。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但她知道,现在有一道选择题摆在她面前,一是留下,二是离开。两个选项面对的未来她都无法看见光明,也猜测不出来之后的后果。

或许真的该留下?审神者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不行的,不行的,现在本丸的异常与陌生让她莫名害怕,不知道留下来她会遭遇到什么,心里总是忐忑不安,平静不下来。

果然……果然还是走吧……至少让自己有个缓冲的时间来面对目前棘手的本丸。

审神者紧握着拳头,双手不知道该怎么放才好,额头也已经有丝丝汗珠,她艰难地开口,紧张得快要语无伦次:“额……额……我一直以来都忽视了大家的感受,愧对审神者的身份……对不起……对不起……那个……恩……我打算回去冷静,检讨自己,请……请大家等等,我很快就回来的!”

丢下这句话,审神者第二次扭头就跑。

他们已经猜到自己这次无论如何也要离开本丸,登出游戏。

这时她才发现,从刚才就沉默不语的短刀们不知何时重新回到了大木门,手握自己的刀,一字排开,占据了整个木门。

而后,强大的气势像巨浪一样袭来。

审神者觉得自己受到了两面夹击。前方是短刀少年们,后面是大太刀队伍。

退一万步说,即使她有宁愿让短刀们被伤害,也要不顾一切地冲出去的狠心,成功率也不高,因为这时时刻准备出刃的大太刀就会上前阻止。现在莫名其妙没有绝大部分灵力的她根本没有镇压的可能。

……

怎么办……

有谁能救她?……这时候应该相信谁……?这时候应该找谁……?审神者的大脑在飞速地运转,绞尽脑汁在想解决的方法。

谁呢……谁呢……谁有能力解决呢……等等!……对了!对了!……政府啊!

回到审神者专用的和室,与政府取得联系!

她刚才怎么没想到呢!

审神者当即就决定前往专用和室。

她把为数不多的灵力的小部分用到了提升自己的速度上。然后转身,用力一跃!

就连太郎也能感受到因为审神者的运动而导致产生风刮在自己脸上的感觉。可想而知,审神者刚才起跑用了多大的力气。

小夜看到主人再次逃了,下意识地想冲上去。然而却被乱藤四郎及时制止了。

小夜抬头看向乱,用眼神询问着为什么。审神者的速度比起刚才慢了很多很多,虽然大太刀们跟不上,但对于他们短刀来说却绰绰有余。

“没有必要,”乱低头,对小夜宛然一笑,“一期哥会解决一切的。”


【坑】樱花绽放之时3(暗黑本丸,all婶,囚主)【灵力压制企划】

http://luolaoshidabenming.lofter.com/post/1d598a47_b3a14a3

评论
热度(44)

© 喜欢挖坑然后就没有然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