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就这么 掉进刀剑乱舞坑了_(:з」∠)_
有很多想法 但没能力写_(:з」∠)_

刀剑男士视角问卷 一期一振【0214 后续补完】

#一期一振# #刀剑男士视角问卷# #ooc有# #脑洞特别大#

------------------------------------------------------------------------------------------

答题人:一期一振

审神者: 我

·目前在本丸中担任的职位(近侍、园丁、厨师长等)?

一期:“……”他看了看沉默的婶婶,接着说,“还没来过主人的本丸呢。”

婶婶:“近侍的位置永远为他准备。”

一期:“承蒙赞誉,万分感激。”

·最初对本丸的印象是怎样的?

一期沉默。

婶婶:“虽然说新手上路,不过在现世看过游戏实况,虽然一开始慌慌张张,也很快进入状态了。”

·本丸的伙食情况如何?

一期沉默。

婶婶:“老实说不好。因为我总是冲动把大家辛辛苦苦打来的资源拿去赌刀呢。所以资源缺乏,伙食不大好。”

一期张口,想说些什么——但被婶婶制止了。

婶婶:“不过我已经想好了,顺其自然吧,已经开始少赌了。因为真的很对不起大家呢。”

·想要对厨师说些什么?

一期沉默。

婶婶:“厨师是我和乱酱呢。乱酱虽然是可爱的男孩子,但是厨艺比我好很多。”

一期:“弟弟们能帮上您的忙,真是太好了。”

·最喜欢本丸的哪个地方?

一期沉默。

婶婶沉默。

·希望本丸今后能添加什么设施?

一期沉默。

婶婶沉默——然后她想了想,说:“给还没入手的刀剑男士寄信的功能吧。”

·目前本丸中有几位刀剑男士?

一期沉默。

婶婶:“不多,20多位吧。看见其他婶婶都是满员,好羡慕啊。”

一期:“……主人,我会尽快来到你的本丸的。”

婶婶:“恩……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与其他刀剑男士的关系如何?

一期沉默。

婶婶:“应该都是跟自家兄弟玩吧。”

·对你来说敌人是怎样的存在?

一期:“想要征服的存在——类似于火。”

·如果本丸中有其他刀剑男士叛逃,你会怎么做?

一期思考了一会儿,说:“抱歉,我想象不出刀剑男士叛逃主人的情况。衷心是我们永不会改变的东西。”

·对审神者的第一印象如何?

一期:“用惊喜的眼光看着我,我朝她微笑,她就害羞地用东西遮住了脸,跟我的弟弟们一样可爱。”

婶婶:“一期让我觉醒了兄控属性——虽然还不能说是真正的兄控。不过喜欢一期的心快要爆炸了。”

一期(笑):“我喜欢主人的心也要爆炸了。”

婶婶开启【b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m!!!!】状态。

·审神者有什么让你十分欣赏的优点吗?

一期:“专注和喜欢我的心情。”

·有对审神者不满的地方吗?

一期:“小赌怡情,大赌伤身。”

·如果审神者暗堕,你还会追随他/她吗?

一期:“会的——不过在这之前要把弟弟们安置好。我会一直追随主人,无论主人去哪。”

·还有什么话想对审神者说?

一期:“请主人稍等,我很快就会找到主人的本丸的。”

婶婶(狠狠地点头):“……恩!!”

回答完调查问卷,一期一振和审神者一起走出“调查”室。

门口是两条路,一边是由山姥切国广,石切丸,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等人组成的队伍,背后还有一些其他的刀,队伍后面隐隐约约能看见一群短刀——他们都在那里静静地等待审神者的出现。他们还表情复杂地看着一期一振。

一边是冷清,蔓延向天边的路,一个人都没有。

一期一振和审神者说了些话,然后一位走向自家的刀剑男士们,一位走向那条蔓延向天边的路。

------------------------------------------------------------------------------------------

       关于后续

       那天,她带着山姥切国广来到本丸,是荷花绽放,绿意盎然的盛夏。时光如同白驹过隙,转瞬间,纯白的雪无声飘下,覆盖上枯黄的落叶。
       最初只有一人一刀的本丸开始热闹起来,这段时间里,她也从手忙脚乱的新手逐渐蜕变成能掌管整个本丸的审神者。
       本丸三十多位刀剑男士围在审神者身边,陪她度过了2015年的尾声。
       “元旦快乐,主人。”天下五剑之一,三日月宗近对审神者说,“哈哈哈。虽然说你是我的主人,但我也是一位爷爷呢,主人想要什么呀?”
      “……想要什么,三明爷爷,你知道一期现在在哪里吗?……好羡慕啊,能亲耳听到一期说元旦快乐的婶婶们。”
       “……别急,他会来的,一期殿下会来的。”
       或许,真的是三日月宗近去跟游戏系统打了一架吧。
       她站在锻刀房里,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刀。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藤……”
       话音未落,她早已泪流满面。
       “……你终于……来了……终于来了……呜呜呜啊啊……”然后止不住的哭了起来。
       从盛夏等到隆冬,从2015年等到2016年。
       太久了,她等这句话已经太久了。
       不过幸好,她终于还是等到了。

     “初次见面?……不,欢迎回来,一期一振。”审神者说。
      
——————————————————————

在微博匿名投稿过,在这里算存个档,

嘛 主要是怕基友知道我填开这种羞耻的脑洞……

评论(4)
热度(4)

© 喜欢挖坑然后就没有然后 | Powered by LOFTER